分分彩注册邀请码

OA办公入口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河东文化 >
河东文化
闻喜香山寺与“裴度还带”的情结
时间:2018-09-07 点击:

闻喜县历史悠久,文化厚重,素有“中原文献”之称。在这块钟灵毓秀的土地上,从古至今,有许多文化符号深深地镌刻在岁月的年轮里,散落在人们的记忆中,有的成为口口相传的精神承载,有的成为茶余饭后的民生情怀,但始终有一股向上向善的力量激荡在涑水河畔、峨嵋岭前,接受着一代又一代闻喜人的膜拜和瞻仰。位于城南鸣条岗上、毁于抗日战争时期的香山寺就是当年唐朝宰相裴度还带故事的发生地,是闻喜古八景之一“香山远眺”的处所。让我们翻开历史,一起走进并感受它的往古传奇。

据有关资料记载,唐元和十年(815年),闻喜县城从甘谷(今东镇)迁至现址,刺史李宪扩建闻喜县城,于城南香山上建起香山寺,至今已1200余年。

据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平阳府志》卷五“山川”中记载:香山,县东南三里。上有白衣殿、文昌祠、裴晋公祠。三塔鼎峙,为邑文峰。又前丘村岭一塔名文笔峰。

据乾隆三十年(1763年)《闻喜县志》“山川”中记载:香山在县东南三里,相传为晋公还带处。上有晋公祠,前列三塔,文笔插天,峥嵘突兀,每登高弥望,平畴历历如画。

据民国七年(1918年)《闻喜县志》卷一“疆域”17页记载:香山,在县东南三里,相传为裴晋公还带处。上有晋公祠,连鸣条岗,即鸣条之高峰也;卷二“沿革”40页《裴矩传》记载:唐,仍为闻喜县……有美良川,有近川,有中条山,有沙渠水,有涑水,有香山……;42页《唐摭言》:裴晋公还带之香山,在县东南三里许,其湖园即董泽湖也;卷三十二“疆域”中记载:香山寺在县城南东官庄岭,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僧普雨、满堂共建,上有文昌阁、裴晋公祠、高塔三座,为邑文峰;卷三十五“杂记”中记载了“裴度还带”的故事经过。

裴度,河东闻喜人。既然裴度生于闻喜,小时候在闻喜读书自然属实。前些年,在香山寺脚下发现一块清康熙年间立的《重修香山钟楼记》的石碑,碑文首句即“香山为唐宰相裴度读书还带处”。至于民间传说,裴度外婆家是香山寺后的香山庄,这已无从考证。但香山庄确有其村,据乾隆三十年《闻喜县志》记载距香山寺十里,裴度少年时在此读书玩耍,发生还带故事也在情理。清人王肖明在《香山寺》诗中曰:古寺建山巅,下为晋公里。宝塔应三峰,文壁插天起。香山得佳名,百世同仰之。四朝唐业兴,大半皆出此。这首诗不仅点名了香山寺的地理位置和三塔状态,而且还抒发了裴度因“香山还带”后所建功勋的个人感慨。清人朱裴(1620-1700年)在《香山裴公祠》诗中写道:崇勋厚秩极人臣,社稷安危系一身。还带阴功昭日月,平淮显绩勒星辰。湖园著作耆英美,绿野明浓宠赐频。父老于今尚拜祀,涓涓不断在河滨。诗内所提湖园就在县东四十里的董泽湖,可见朱裴所颂就是闻喜境内的香山寺,河滨指涑水河畔。

从民间人士收藏的当年照片看到,香山上三座宝塔次第渐高而立,内有钟楼、文昌阁、裴晋公祠等建筑。民间亦多有香山寺和裴氏家族的传闻。据东官庄村村民韩满水(已故)早年回忆:其父母就是当年香山寺的守庙人,他就生在香山寺。他还说早年二月初七的庙会十分壮观,主事者由东官庄东、东官庄西、西官庄、香山庄村四个小村子轮流坐庄。另有东乡裴家购置的三十亩地,为裴晋公祭奠和学堂(私塾)的经费来源。

以上这些记载可以说明:1.香山寺的基本方位和建筑概况;2.裴度生在闻喜,长在闻喜,“裴度还带”的香山寺在闻喜;3.裴氏家族和香山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4.裴度通过“香山还带”,因德行而改变命运,建功立业,成为裴氏家族和闻喜的骄傲。

香山为闻喜城南高阜,与峨嵋岭相对。高冈远眺,县城全貌一览无余。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1938年,日军从垣曲越过中条山首先占领香山,然后炮轰、侵占闻喜,犯下滔天罪行,更为可恨的是1945年日军投降后,从闻喜撤退时,不仅盗走一口古钟,而且把香山寺的三塔炸毁。

“裴度还带”的故事最早出现在唐末王定保撰写的《唐摭言》中,宋代的《太平广记》等书,也记载了“裴度还带”的故事。到了元代,戏剧家关汉卿又把这个故事改编成了杂剧《山神庙裴度还带》,故事更有了戏剧性。罗贯中这样点评裴度:“裴度材貌猥鄙,居然饿莩;仅以还带一事,感格上苍,乃至改换须眉,出将入相,优游绿野,千载令名。此无他,独一点灵台,人罕能及耳。”到了明代,《裴度还带》版本有大明万历四十三年(公元1615年)脉望馆钞校本、《孤本元明杂剧》本,冯梦龙著《喻世明言》第9卷、《醒世恒言》第18卷均有记载。《喻世明言》记载“裴晋公义还原配”如下:唐朝有个裴度,少年时贫落未遇。有人相他纵理人口,法当饿死。后游香山寺中,于井亭栏杆上拾得一条宝带。裴度自思:“此乃他人遗失之物,我岂可损人利己,坏了心术?”乃坐而守之。少顷司,只见有个妇人啼哭而来说道:“老父陷狱,借得一条宝带,要去赎罪。偶到寺中盥手烧香,遗失在此。如有人拾取,可怜见还,全了老父之命。”裴度将一条宝带即时交付与妇人,妇人拜谢而去。他日,又遇了那相士。相士大惊道:“足下骨法全改,非复向曰饿革之相,得非有阴德乎?”裴度辞以没有。相士云:“足下试自思之,必有拯溺救焚之事。”裴度乃言还带一节。相士云:“此乃大阴功,他日富贵两全,可预贺也。”

近年来,裴氏文化以其特有的历史和时代价值,产生了广泛社会影响力。其一,习总书记在山西考察时提及;其二,国家副主席、原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专程到裴柏村调研;其三,省市领导无论是陪同和专访都为裴氏旅游发展激活了神经;其四,闻喜县正以裴氏文化为切入点开展的家风家教系列文化活动对裴氏文化发展起到强大助推作用。在今年召开的全县经济工作会议上,县委、县政府强调要切实贯彻党和国家的文物工作方针,让文物和文化遗产真正活起来、传下来,把丰厚的文化遗产资源转化为促进经济发展、改善民生、凝聚人心、延续文脉的积极因素,让全县不可移动文物、古遗址、古建筑成为城乡最有品位的文化空间。打造裴氏文化品牌,发展与裴氏相联系的旅游事业,已成为县委、县政府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大势所趋。

“香山远眺”不仅是闻喜古八景之一,还是与裴氏文化相联系的、不可或缺的重要文化元素,也是连接宰相村和汤王山的中心景点,作为本邑早年文脉的象征,已经成为闻喜人民的心灵寄托和永久记忆。近年来,随着环境治理力度的加大,随着涑水河公园和黄河引水的顺利推进,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即将成为一幅俊美的时代画卷展现在我们面前,因此,重建香山寺不仅对锻铸闻喜文脉、弘扬高义善行、激发爱国情怀,而且对提升文化品位、展示对外形象、助力撤县建市、打造全域旅游起到重要的助推作用。(作者:何沁学)

 

------分隔线----------------------------
新时代 新作为 新形象